当前位置:主页 > 土地 >

地质勘查:新机制引领找矿新突破

2020-05-23 18:17 土地

作为国民经济的先行,中国地质找矿一直在探索更好地支撑经济社会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中国地质找矿的体制和机制一直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立与完善进程中不断发展与完善,尤其是从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国地质勘查走出了一条中国特色的探索之路——以“公益先行,商业跟进,基金衔接,整装勘查,快速突破”为核心的地勘新机制,正在引导中国地质找矿实现新一轮的大突破。

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地质勘查改革势在必行

在计划经济时期,地质工作由国家大包大揽,找矿计划由国家统一部署,找矿成果上交国家,国家再无偿提供给矿山企业。国家是地质找矿工作的唯一投资者,地勘单位是国家地质找矿的唯一实施者。这种体制,曾撑起了中国工业经济的发展。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地质找矿囿于原有体制,难以与市场需求接轨,体制不顺、机制不活、工作效率低下、找矿成果不明显等诸多弊端显露无遗。

与此同时,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发展提速,对矿产资源的需求持续快速增长。我国矿产品供应相对宽松的局面,仿佛一夜之间被打破,不但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重要矿产品供给吃紧,就连许多普通或者大宗矿产,也开始供不应求。资源约束正在替代资本约束,逐步上升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主要瓶颈之一。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的地质找矿工作,已经处在加强、加速、实现新突破的关键时期,必须承担起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相适应的矿产资源保障责任,还要在运行中实现技术与资本、市场与机制的有效融合,尽快在全国范围内建成统一、竞争、开放、有序的资源市场。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从制度上探索地质找矿新机制,促进地质找矿工作健康和可持续发展。

改革,首先端掉了国有矿山企业无偿取得矿产资源和接续资源基地的“免费午餐”——各类矿业企业新建矿山或者采区,必须以市场主体的身份,依法有偿取得矿产资源或通过市场方式获得采矿权,同时享有作为市场投资主体获取收益的权利。作为矿业产业链条中改革的先行者——采矿权有偿使用制度改革,一方面为矿业权市场奠定了“需求方”,另一方面也倒逼着探矿权管理制度加快改革步伐,促使上游的矿产勘查单位必须以市场主体身份参与竞争。

同时,国有地勘单位属地化改革,确立了地质勘查队伍属地化管理和企业化经营的体制,进一步坚定了中国地质勘查业市场化道路,这意味着国有地勘单位作为地质找矿的主力军,以市场主体的身份走进中国矿业市场。

从打破旧矿业管理体制机制入手,为地勘行业改革铺就健康发展基础

打破旧的找矿格局,建立新的找矿机制,必须先消除制约地质找矿工作的种种弊端,明确地质找矿工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地质找矿工作的体制机制、公益性地质工作定位与队伍建设、地勘单位改革与发展、矿业权管理、地质勘查标准与规范、科技创新机制和人才培养、推进境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地质环境工作发展和地质资料社会化服务等地勘新机制所必需的关键因素。

找矿体制的突破口,是必须先明确勘查市场主体。明确了各类地质找矿投入的定位,才能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鼓励、支持和引导社会资本投入地质找矿工作。这就意味着,除公益性、基础性、战略性地质工作外,地质找矿市场全面向社会资本开放。这也意味着,投资人必须成为勘查市场主体。在整个地质找矿过程中,政府的角色正从组织实施者向规则制定、平台搭建和监管服务者转变。

根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国土资源部主持编制了全新的《全国矿产资源规划》、《全国地质勘查规划》、《全国地质灾害防治规划》等一系列重要政策制度,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了矿产资源管理秩序整顿规范和资源整合。这一切,都为地质找矿实现突破创造了良好的条件和环境。

在此基础上,国土资源部开始地矿行政管理制度和技术规范标准全面清理与立、改、废,废止了与现行政策规章制度冲突、不适宜市场经济条件下地质找矿工作发展的20个文件,为地质找矿改革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制度保障和政策环境。

同时,要求统筹中央和地方财政资金安排,建立统一的地质找矿项目备案制度和全国地质找矿项目平台,加强全国地质找矿工作进展跟踪和形势分析,及时进行宏观调控,保障地质工作合理布局。

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国有地勘单位“耕者无其田”现状,提出探矿权出让将综合考虑勘查方案合理性、勘查作业能力、资金能力、业绩和信誉等要素,向实行探采一体化的地勘单位倾斜,并支持国有地勘单位以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折股参与地质找矿风险投资,分享成果权益。

在行业服务与管理上,要求加强地质工作统筹协调,研究制定促进行业发展的政策措施,加强行业信息交流。同时提出建立退出登录地质师制度,严格地质勘查资质管理,加强行业诚信体系建设,健全完善行业标准规范。

在外部勘查环境上,要求规范地质勘查施工涉及的占地补偿标准,并纳入项目预算,完善地质调查与矿产勘查预算标准动态调整机制,加快制定全成本核算的商业性矿产勘查取费标准,并要求及时提高野外工作津贴及高原艰苦地区补贴标准,充分调动野外一线地质工作者的积极性。

此外,在加强科技创新、队伍建设与人才培养方面,坚持推进重大地质问题攻关以及勘查开发关键技术的自主创新。坚持依托专项、大成果培养领军和骨干人才。积极创造条件,加快推进公益性地质调查队伍建设,建成一支高素质的中央公益性地质调查队伍和能满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的省级公益性地质队伍。

同时,中央地勘基金、省级地勘基金的相继成立,成为化解地质勘查风险最有效的方式之一。地勘单位和社会资本的积极性也慢慢被调动起来。

探索符合地质规律和经济规律的新找矿模式

新机制形成之前,地质勘查也有巨大投入,却鲜有重大影响的地质找矿成果。究其原因,社会资本投入的盲目与无序,资本与技术的脱节,公益性与商业性地质工作的衔接不畅,中央、地方财政资金以及找矿单位的投资分散、定位模糊,整个地质找矿工作缺乏有效协调多元投资找矿的大平台等,不能不说是重要制约因素。

市场经济规律要求地质找矿必须同时尊重市场规律和地质工作规律,公益性地质工作和商业性地质工作分开运行、有机衔接;矿产勘查主要由市场主体完成,找矿队伍要靠市场生存;政府主管部门主要职责是为市场服务,科学设置矿业权,支持整装勘查,而且要统筹规划,统一部署地质勘查工作,更要发挥规划的龙头作用。

地质工作规律,则更多地体现在找矿的方法和手段上,即要找新区、上专项、挖老点、走出去,依靠科技和人才;在工作部署上,需要着力运用潜力评价和成矿预测成果,统一协调,基础先行,着眼于大型、特大型矿床;在力量配备上,强调产学研结合,多技术、多手段、多领域、多目标综合部署,综合配备,并高度重视各种信息资料的深度开发和综合集成;在方法应用上,特别强调新理论、新方法和新技术的应用,大胆创新,勇于探索。

中国地质勘查业探索出的“地质找矿新机制”的核心,是构建一个“中央和地方政府及企业相互联动,公益性地质工作、地勘基金与商业性矿产勘查有机衔接,地质找矿与矿产开发紧密结合,地质找矿与矿业权管理及地勘单位改革发展协调配合”的大平台——一个适应市场经济规律和地质工作规律,保证各种渠道资金有序投入,保障各方公平参与、竞争并受益,以此促进地质找矿重大突破。“公益地质先行,商业勘查跟进,地勘基金衔接,整装勘查,快速突破”正是新时期中国地质勘查新机制的魂。

新机制明确了各投资主体、参与主体在地质找矿大格局中的定位及其关系,对于合理统筹财政资金、社会资金投资地质找矿,意义非凡。值得指出的是,新机制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地质找矿领域存在的争议,最大限度地凝聚了共识。

地质找矿新机制的活力,也被一系列地质找矿大突破的实践所证实。无论是泥河模式、嵩县模式、新疆“358”项目,还是地勘单位、矿山企业所努力探索并创造出的一个个典型经验,都成为这一新机制的有力注脚。

新机制保障新时期宏伟目标

以2010年11月在郑州全面推进地质找矿新机制座谈会为标志,我国地质找矿工作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在这个新阶段,中国地质找矿确定了新的宏伟目标——地质找矿要实现“3年有重大进展,5年有重大突破,8年重塑地质矿产勘查开发格局”。

而实现这个目标的保障,就是中国地质勘查的新机制——“公益先行、商业跟进、基金衔接、整装勘查、快速突破”的落地。其中3个重要环节,即公益性地质工作主要开展地质找矿的前期工作,社会资金要尽快进入地质勘查,地勘基金主要是分解风险、政策调控,需要重点把握。

为确保新机制下宏伟目标的实现,各相关单位和部门都领到了明确的责任分工——地质找矿的“第一责任人”是国土资源管理部门,特别是国土资源部机关司局、各省级国土资源厅局;地勘单位则要发挥地质找矿主力军的作用,坚持市场化导向,重视资本积累,加强能力建设;中国地质调查局、中国地质科学院主要是做好公益性地质工作,为地质找矿提供信息服务,加强创新研究;高校和科研单位主要是做好人才培养;行业协会、学会要更加积极主动地开展工作。

至此,中国地质找矿新机制全面形成。

国务院适时出台的《找矿突破战略行动纲要》,更是把这一目标上升为国家战略——以石油、天然气、铀、铁、铜、铝、钾盐等重要矿产为重点,开展主要含油气盆地、重点成矿区带地质找矿工作,力争用8~10年的时间新建一批矿产勘查开发基地,重塑全国矿产勘查开发格局,为我国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目前,全国设立三批109片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整装勘查区,神州大地上,地质找矿的号角嘹亮,找矿重大成果正在诞生。